热线电话:0531-85975321
手机和微信:15688895619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0531-85975321 15688895619
地址: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东104国道交叉口炒米店村
国学网站:
www.yuandeguoxue.cn
当前位置:>>

常用漢字演變圖說修訂版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5-11-19 14:46 人气:  加入收藏 
    一、原作者爲吳頤人。孫慰祖說,此人“是享有聲望和富有學識的書畫篆刻家,又有長期語文和藝術教育的實踐經驗”。某以爲,此本較爲簡易明了,甚便於當下學習文字入門之用。故,多次講解,並多次修訂,遂有此稿。
    二、修訂非否定。好爲人師乃古人之大忌,某去之而不遠。然,修訂之志,實非自大。一則部分解說業界本來紛紜,故則其合意者而用之。二則刪減六七個解說不能確定之字,但無礙總體。三則私加按語者,欲以結合素日所學而略加延述,兼有激發意象思維之意也。
    三、谨致敬意。吳先生大作煌煌,業績彪炳,實非我等可以仰望項背者。以此書爲藍本者,實爲應付朋友使用之便,兼以掩飾本人功底不足之羞也。然亦不敢竊先生之功,而欲彰顯其作於大眾也。
    四、體例說明。本書依原樣分六大類:植物類、動物類、天地類、器物(建築)類、人體類、其他。
    五、言外之意。書不盡言,言不盡意。再次向吳先生表示敬意,恭請諸君一併致意。然則,如有不當,罪在編者也,敬請務必告知(本人qq596435666),拜謝。
    一、植物類


    觴按。爿,漢典讀若磐,古音讀牆,牀、狀、妝、壯、牆、牄等字从之。

    觴按。爲樹之主根。金文可知,本指樹之全部根系。至小篆,簡化爲指主根。今所謂根本,其實意思不同。根者,从木从艮,形聲字。《說文》曰:“木株也。”株爲露出地面之根,猶今日所言“樹樁”。《說文》釋根,曰,从匕目。匕目,猶目相匕,不相下也。意思爲樹木被遮住的部分,卽土下之根。


    觴按。株,《說文》曰:木根也。形聲字,木會意,朱表音。但朱何嘗又沒有會意之成分在內?樹根多掩欲土中,與“朱”本義,皆在內者也。《六書故》又以爲“木之竅也”。蓋樹之末端猶人之指掌毛髮,可以知內也。中醫或證之。《說文》又以爲朱乃木之名,松柏屬。

    觴按。果實多堅硬。故,引申有果敢、果斷等意。

    觴按。雙木爲林,雙人爲从,爽犬爲犾,爽馬爲騳(音獨,善騎,姓),雙土爲圭,雙石爲砳(音樂,撞擊聲)。

    觴按。三人、三土、三石、三蟲、三犬、三羊、三魚、三馬、三牛、三屮、三水。爲學當如此,舉一反三,類推比較,然後發現其中規律,然後掌握規律,以求解字之法,久之自然了然,便是得法。

    觴按。柬者,从八从束。會意爲一束之中,予以分別、挑揀。故,由此造出練、煉、諫、揀等字,會意从絲線中、火中分揀出來也,會意爲以言語辨明事理、用手挑揀物件等也。囗乃圍之初文。

    觴按。刺,加刀,愈發會意其尖銳之意也。朿多則爲棘,多刺之植物中,常見者爲荊棘。

    觴按。段玉裁以爲,古人所見之物,以木爲多。《易》:地可觀者,莫可觀於木。目見木,則爲相,引申爲“目接物曰相”,相乃有交接、輔助之意。
    若叒:觴按。桑字,另有寫法,僅保留上部,三又。卽三手會意也。手多,會意採摘頻繁、程度高。古代樹木花草,爲人採摘之甚者,以桑爲甚。故後專表桑字。而三手之字,遂演化爲“若”字。此其大略也。

    觴按。上部實爲果實之象形,有刺。人畏之。《論語》:使民戰慄。後“卣”演化爲西。一如“每”本爲“母”上有飾物,後演化爲“人”。漢字演化,注意此類變化,卽可解決掌握部首一大關隘矣。

    觴按。此字,最應注意與釆之區別。菜、彩、踩、睬、採,从采。審、嬸、釋諸字,从釆。釆者,獸爪痕也;番,乃指掌全貌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邑外百里謂之郊,郊外謂之野,野外謂之林,林外謂之冂。冂乃國門之象。邑乃人所居,郊次之。所謂野,乃至荒蕪之地也,又引申爲未經人工、乏人飾也。《論語》:質勝文則野。文化不足故也。


    觴按。今人考證,似爲俗稱穀子之物,去殼卽小米。黍,或爲黃米,又稱糜子,略大於粟而性黏,古人多以此釀酒,卽今所謂“米酒”、“黃酒”之類。孔子曰,黍可爲酒,禾入水也。後世多以糯米爲酒,今清酒多用糯米。然,黍與糯米,皆性黏也。粟壞則紅,古有“粟紅貫朽”之說,卽指米壞毌斷也。


    觴按。禾者,垂穗之穀物也。知其上爲垂穗,則爲真知字。和,《說文》曰:“應也。”禾以入口也,人以食爲天也。食物與口相應也。古文另有龢字,則實爲樂聲調和也,與和非一字也。
禾與夭相類。皆上象垂首之意也。夭者,垂首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青字,从生丹。可知,生之變化也。亦可知青之本義,乃草之色也。青爲形聲,亦會意字也。

    觴按。姚孝遂先生考證,秊乃清人據“六書”所造字。其字以千禾會意豐收也。

    觴按。論語曰:天子穆穆,奚取於三家之堂?穆穆文王。穆者,穀物成熟,豐收也。古人豐收必謝天地神祇賜福。至今有春秋祭祀,新麥之後祭祀祖先,皆其遺也。祭祀之時,心必誠,皃必敬。故,穆有恭肅、敬慎等意。以豐盛博大形容天子殿堂或以恭敬慎肅之狀形容之,皆以言其大、敬也,豈三家之類土財主可堪比也。古又有昭穆之說,昭爲父,穆爲子。子乃父之傳,取其譬喻也。穆,亦禾名。

    觴按。樂,藥,同源可知也。今人从西方學來所謂音樂療法者,實乃中華古法也。樂者,豈止教化?

    觴按。段玉裁曰,榮而實者謂之秀,榮而不實謂之英。秀者,有子也。英者,花盛也。《春秋左傳正義》:中華有禮儀之大,故稱夏;有服章之美,謂之華。夏者,中原之人也。華者,服章美盛也。

    觴按。春,《說文》曰:推也。當春之際,萬物萌動,所謂“蠢蠢欲動”也。蟲亦萬物之內也,當春豈能不動?春天萬花表現,罌粟爲盛。《花木考》:罌粟,別名麗春。可知金庸《鹿鼎記》中“麗春院”之命名也。

    觴按。齊者,初義當爲齊平,似乎無疑。初,周王令太公居東夷,建國號齊,其意在使太公平息東夷之亂而大治於天下也。傳,伐紂之際,商王大軍多在東夷,東夷之亂可知也。而太公武略亦可知也。

    觴按。初,皋陶之子伯益,佐大禹治水,以功受賜贏姓。其後有名非子者,周孝王時養馬於汧渭之間。始爲周之附庸。邑之於秦谷。至曾孫秦仲。宣王又命作大夫。始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。秦,亦禾名。

    觴按。《說文》曰:山如堂者。前有陛四緣皆高起之殿堂也。如是之山,則稱周。然考甲骨文,井田之象也。而井田形方正,一如殿堂之方正也。以其規矩之嚴也,可以律己。《詩經》:置彼周行。治理整齊之大道也。《國語》:忠信爲周。皆其引申義也。井田、殿堂,皆大物,故又有“大”意。

今“草”字系假借字,原“皂”之本字也。《說文》:“草,草鬥,櫟( lì)實也。”(櫟實:櫟樹之莢果,卽皂角)。借用爲“草木”之“草”,乃另造“皂”字以代之。上圖,金文之後,實爲“皂”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郭沫若以爲花蒂也。花蒂乃花繁衍之處,化育萬物之所。

    觴按。韭者,純象形字,不从非一。非者,背羽左右張開之形。以其分別向左右而展開,引申有相背之意。


    觴按。《說文》:耕也,種也。《周禮·天官·大宰》以九職任萬民。一曰三農生九穀。《註》三農:山農、澤農、平地農也。《左傳·襄九年》其庶人力于農穡。《註》種曰農,斂曰穡。
古以農事爲大。故,古帝多以此爲號,如神農、后稷等,皆善農事者也。秦有治粟內史,漢景帝更名大司農。皆司農之職官也。今考,農、晨同源。晨起務農,務農以晨。晨之初文,一說爲古農具也。晨起務農常見之星,命爲晨。或曰,卽今之啟明星也。
二、動物類


    觴按。牛爲大物。故,物从之。其他,如,牢、物、犇等字,皆可相及也。

    觴按。孔子曰,牛羊之字,以形舉也。然則,豈徒牛羊?犬、馬、鳥、隹,亦相類也。此不可不知也。人以羣分,物以類聚,字亦可推也。然牛羊者,皆言角、耳俱在也,何以別之?以牛角多上凹,羊角多下曲也。亦不可不知也。以羊字推之,則有鮮、羞、善、羴、羣、祥、羌、姜諸字。


    觴按。鹿者,亦象形也。然,下从“比”者,實爲鹿之足也,非从“比”字也。故,彘从之,以其足如鹿也。其他字,亦可推之。此爲一類也。然,亦非可一概而論之者,識字當明辨之也。
    觴按。古傳,虞舜耕田,大象拉犁,百鳥播種。相傳,古代華夏遍地可見也。東至山東諸城,西至四川金沙,多有遺跡。爲字,亦會意人以手牽大象做事也。

    觴按。能爲堅,引申爲賢能。另造熊字。灬,火之訛形也,如照、烈、蒸、煮等。燕、魚,灬象尾形。

    觴按。豕亥同源。疑爲亥字較早,及至用爲地支,乃以豕專表其本意。

    觴按。或以爲隹與鳥本同一字,蓋其早晚有別,抑或出自不同國家或地區,以是故,同字並用,流傳至今。以其尾羽長短分,則難得認同。雉尾長,麻雀短尾;雞亦短尾,鳳尾尤長。豈可以此而分?《西遊記》孫悟空大鬧天宮之造型,頭戴雉雞翎。雉雞翎,亦古代善射民族之飾也,彰其武功也。

    觴按。衍生出於字,“於”篆體乃烏之變形。同音假借。嗚呼,於戲,於乎。

    觴按。括號內說法,盡爲一種。以之爲確論,似乎不妥。

    觴按。甲骨文2、3,象人手持繩索牽鳥形。雞乃人類最早馴化之鳥。

觴按。㲋,青毛兔也,腿部象鹿足,當記之。山海經之中山經有記載,今雲南西雙版納西南之勐臘、尚勇、勐遠等地有存。


    觴按。雞會意以手牽而飼之,雉則會意以弓箭射之,可見其靈動之殊也。漢字,殊多會意者,若不究竟其實物,則必易流於皮毛。稍微深究,則必其意盎然而確乎不可擅改一筆。此意王筠作《文字蒙求》以教小兒之動意也。雉者,古以爲極美之鳥,《封神》有雉雞精。


    觴按。䖵,今同昆,如昆蟲。然,此皆簡化之謬也。昆本意爲“日日比之”,同行日下也。引申爲雙,爲眾。但多表“大”意,如昆侖,鯤鵬,昆仲。




    觴按。嘼象形,獸之本字。獸本爲動作,狩獵。以獵犬、工具會意。後造狩字,形聲字兼會意,守有守護義,引申爲守持。獸字後恢復爲本字“嘼”,再簡化爲今天通行字。此等字,實古已有之,官方指定一字爲正體字,其他則或稱爲異體字、俗字者是也。


    觴按。觚不觚,打造器具“觚”有一定之形制。亦爲動詞。觚,使之爲“觚”。滿酒爲觴,曲水流觴,必有以盛。觶爲空。單,古代捕具。

    觴按。万,古有此寫法。簡化字乃採用之,非新創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魚,本字象形,灬乃魚尾之象形也,如燕。漁則會意魚在水中,取之,必从水中也,後爲動詞,取魚於水中,謂之漁。如獸,取獸,則以獵犬爲助。其思路,大約如此。

觴按。半,物中分。故,判从之。判,分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牢,本爲圈牛之所,有門閘之類。甲文、金文可見。後引申爲牛羊等祭祀物品,如太牢、少牢。又引申爲牢獄,以圈罪人於其內,不得外出也。

    觴按。或以爲牛叫。人言爲信,鳥言爲鳴,隹言爲誰,羊言爲咩,犬言爲吠,皆可類推以知其本意也。《說文》則以爲小牛初生角,喜以之觸人,乃縛橫木於其上,一則防害,一則警告也。

觴按。劉備曾爲豫州牧。牧,漢代官職名。亦體現華夏之牧民思想也。天子,上承天神之意,牧養萬民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《說文》曰:吉也。善則吉祥。祥亦从羊。大約漢字成熟之際,牛耕已然大興。牛爲耕用,則不可食。豬則臟而食雜,其肉亦差。羊幸喜潔淨,亦無關農用,是以專供食用,其肉鮮美,堪稱爲最。故,羊多表美好之意。

觴按。或曰,姜、羌同源。蓋羌地以牧羊爲主業。其地之民,以此號之,爲姜姓,其族羣,號爲羌。其地有水,名爲姜水,亦以此命名也。相傳,炎帝神農出於姜水。姜水在岐水之東。太公故里也。姜下爲女,羌下爲人,古或爲一字,後分而別之。
古有四夷。西羌,北胡,南蠻,東夷。《說文》:夷俗仁,仁者壽,有君子不死之國。《論語》:子欲之九夷。今人考證,夷者,从大、弓,彎腰蹲踞之人也。東方之民,古時喜蹲踞。



    觴按。奮本字未必从衣。大約古人會意,乃以物包覆禽鳥,而禽鳥奮力掙脫之。下爲田,會意田野,亦未必一定爲井田。平原曠野豈不多見?然上述字形,皆爲較成熟之字體,更早字形,不可知也。奪,當亦如是。



    觴按。人言爲信,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。牛言爲哞,羊言爲咩,鳥言爲鳴,隹言爲誰,馬言爲嘶,犬言爲狺、吠。

觴按。霍,上爲“雨”字,乃會意爲天,非下雨也。本圖拘泥於字,而忘意於造字法也。學者當知也。




    觴按。有財謂之貯,心安謂之寧。貯僅限於有財,寧則不僅有財而心在財之上。寧者,實勝貯多矣!

賣觴按,賣者,上部實爲“直”字。“十”字形表示豎木,古人以其觀察時間流逝也。以目視之,爲直,引申爲值意。測度貨物價值幾何,卽爲賣。賣字上部“士”乃變化之訛形。古有从出者,亦會意也。買从罓从貝,以網捕撈貨貝會意買入也。賞字从尚、貝,會意賞賜以財物也,不以官職也。古來有功則賞,有能則官,此之謂也。

    觴按。卯者,分也。八者,別也。故,卯从八。分貝會意爲貿,財物互換也。《詩·衞風》抱布貿絲。



觴按。舅犯曰:“亡人無以為寶,仁親以為寶。”

    觴按。《說文》曰:同門爲朋,同志爲友。朋者,以其相鄰而同道也;友者,左手右手可相攜也。或曰,鳳凰之飛也,羣鳥从之,謂之朋起。一說也。

觴按。古“毌”字。本爲穿貝之象形,後加貝以會意,實爲增繁也。然秦代以圓形方孔錢爲貨幣,實取象於古貝也。



    觴按。爲者,以手牽象做工也。為字亦簡化字。人爲之事,非天真自然,故爲僞,亦卽偽。

    觴按,狗鼻靈敏也。自本鼻之象形。自、犬會意爲嗅,動詞。後引申爲氣味,再轉爲特指臭氣。乃另造嗅表動詞之意,造形聲字“鼻”表鼻之意。漢字中,以蛇之舌造象形字“舌”,亦如此類也。

觴按。沈、沉,古字同。段玉裁以湛沈爲古今字。湛常通假耽。《詩經》和樂且湛,實爲“和樂且耽”。

    觴按。三鹿爲麤,奔之爲塵。後簡化,只留一鹿以會意,卽爲塵。
三、天地類
    觴按。古漢字,山在下時,須注意與火之區別。



    觴按。庶,或从石下有火。石者,非掉落山崖之物體也,實爲山崖橫出覆下之形也。古人多於此地貌下羣居,又或做工也。如麻字,卽於丆下整治絲麻也。


    觴按。<、巜、巛,皆水流也,以大小而增減之。巛卽川,大水也。水中有陸,則爲州。大水中有大陸,則爲洲,如今之亞洲、非洲,皆水中大陸也。水中小陸,則如鸚鵡州,橘子州,皆如是也。後以州爲地區之稱,遂以洲爲水中陸地之統稱。

    觴按。段玉裁曰,淵,回水也;故顏回字子淵。言偃言子游,亦如是也。

    觴按。云者,古漢字也,簡化字乃以古字爲今用;本爲象形字。雲者,後世增演字也,以“雨”會意上天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申之本義爲電。閃電多直下,引申有伸意。閃電來自天上,古人以爲天上有主宰,故神从申。後乃以申專表伸直意,乃造會意字電以表其本意。後申又專表向上申請、申訴等意,乃另造伸字表示人爲伸直之意。神字从示、申。示者,上天垂象,貫於天地人,故示三垂;與表示上天示意之申合併會意,爲上天對下界之顯現,卽爲神。《論語》申申如也,申者,直也。古君子獨處亦肅然不苟也。

    觴按。由,乃苗芽初生也。引申爲因由。苗芽之生也,自然而長,最懼壓制,故,又引申爲自由。甫,起源當同由,然苗芽長勢喜人,引申爲美好,後專表美男子。杜甫杜子美。因同音多假借爲父,皆美男子也。父者,甲文爲舉刀或者木棒前行開路之人,健碩之丈夫也。後引申爲父親之專詞。見右側上下字。
    觴按。土上行走,卽爲往,篆文寫作往。“住”从“主”,“主”篆文寫作主。兩者區分可知也。

    觴按。丘者,小山包也。山包多相連,相連處中間必凹。古傳孔子兩額高隆,故名丘。兩個高隆則眉心之上必凹,其貌可知也。岳爲古字,實爲會意者,以山上加一小山也,會意高山之上再加一高山。山至高者爲岳,其本義亦可知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京與高,本如一物也。高地,上有亭屋建築,卽爲京。今北京、西京、南京等,皆於地上起高基而建筑之,卽其事也。高者,高臺下有門,以上通於亭屋建築者也。此其異也。






    觴按。戈掛頭髮一說,待考。更以爲不可遽言之幼兒。一則血腥太重,二則用法罕見。然中華古有共工怒觸不周山,導致天災,洪水氾濫成災。西方亦有諾亞方舟之說。甚爲堪察。“昔”字,篆文作,會意爲洪水漫日,或以爲古人以共工大災之時以爲昔,會意字也。
    觴按。泉、原,疑本爲一字,皆山石中所出水也。水之所出必有源,引申爲原由之原。兩字乃分化。後原字專表原來、原由之意,抽象義也,乃另造源字,以表水之源。出水漸多,匯而聚之,卽爲淵。

    觴按。參者,甲文字作參。以三星下有芒象形。二十八宿有參。孔門弟子有曾參。 杜甫《贈衛八處士》:“人生如不見,動如參與商。”參宿者,卽今西方所謂獵戶座,酉時現於西方。商星者,心宿之主星也,今西方所謂天蠍心臟,爲橙紅色巨星。古人以爲辰星,或曰卽太白金星,辰時現於東方。參商兩不相見也。
相傳帝嚳有二子,閼(yān)伯、實沈。好鬥不止。《左傳·昭西元年》記載:“遷閼伯於商丘,主辰。商人是因,故辰爲商星。”服虔云:相土契之孫居商丘,湯以爲號。遷實沈於大夏,主參,帝堯陶唐氏之後奉祀參星。
    參者,象形三星有芒也。三星如三人會商之狀,故《說文》曰:商星也。三星排列不齊,故引申爲參差意。又與晶同源。晶本眾星(以三星會意眾多)之象形,後專表星光之晶瑩,乃另造星,後簡化爲星。





    觴按。由、甫、畜,疑同源。由者,苗生於田也。甫者,苗碩也。苗碩則美,又喻人。杜甫杜子美。苗多則畜。引申意也。動物、魚類養殖,亦號畜產。又轉爲名詞,畜生之類,乃造“蓄”專表蓄養意。
四、器物(建築)類




    觴按。分从八。八者,別也。會意字。如兩手左右分也。八用爲數字,則另造分,會意以刀而分之也。

    觴按。甲文右邊似爲“勿”。或者爲一例證:“勿”或本爲刀,刀刃有血滴下。如學界對“物”之解讀(第十六頁),亦有用如動詞之說,今有“物色”一詞。



    觴按。疾从矢。外傷也。引申爲小病。《扁鵲見蔡桓公》:君有疾在腠理。病不深也。深入則甚,稱之病。病者,疾入內,且臥也。





    觴按。戈,疑爲戰車流行年代之利器。今日木星,古稱歲星,五行屬木。然,歲之初形,當爲大斧狀。


    觴按。甲骨文巫鹹寫作鹹戊。“以鴻術為堯之醫,能祝延人之福,愈人之病,祝樹樹枯,祝鳥鳥墜”。一說爲商代太戊帝之國師,作《鹹乂》。《商書》:“太戊臣有巫鹹、巫賢。”發明了“牽星術”(在大海中航行無法定位,用以北極星為首選基準點,在低緯度(北緯六度以下)看不到北極星時,改用華蓋星為基準點。),著有《巫鹹占》。唐代瞿曇悉達所編《開元占經》收錄了巫鹹的星占占辭及星表。


    觴按。《書·牧誓》:“王(指周武王)·左杖黃鉞,右秉白旄以麾。”徐鍇注曰:取戈自持也。或引自《尚書》也。大約“我”本似黃鉞之形,後以表權威,引申爲代詞。然,《論語》有: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于我哉?出則事公卿,入則事父兄,喪事不敢不勉,不爲酒困,何有于我哉?是故,此條解讀中“漢唐以後用我表示”之說可疑。一則此說有誤,二則論語或曾改竄。


    觴按。《莊子·逍遙遊》:不夭斤斧。 宋張表臣《珊瑚鉤詩話》卷一:“篇章以含蓄天成為上,破碎琱鎪為下,如楊大年西崑體非不佳也,而弄斤操斧太甚,所謂七日而混沌死也。”由是可疑,斤與斧或本爲一物,後分化爲二,一則加父造形聲字表示大斧之屬,一則專表類似錛之工具。又,或爲斧類之總稱。古人砍斵之際需要觀察位置準確,又有明察意。《詩·周頌》斤斤其明。《爾雅·釋訓》明明斤斤,察也。





    觴按。殺戮兵器一句甚可疑。古時,斧爲重兵器,強有力者持之狩獵卻敵。又爲行刑之刃。應爲權力象征也。望,下爲壬,挺也。亡音。故爲形聲字。今所謂王字旁者,多數實爲“玉”。


    觴按,杵臼皆畫。


    觴按。古有“天羅地網”、“門可羅雀”等詞,思之可知也。



    觴按。畗、畐,古亦酒罈狀物之象形也。古時,家有酒則非富有不能致之。故,富字从之。以酒敬神祈福,故有福字。

    觴按。《儀禮·鄉射禮》:“獲者南面坐,左執爵,祭脯醢。執爵興,取脯坐祭,遂祭酒。”爵、鼎,皆象形也。如是之字,另有鬲字。一說,商亦如是也。

    觴按。舟,後或演化爲“月”,如“服”字。服,不从月,實从舟也。

    觴按。服,本義爲靠近。如,使俘虜靠近運送之船。《詩》:寤寐思服。靠近也。後引申有服从之意。

    觴按。一說古文棄字。棄之篆書,仍有會意之味。下爲雙手,持箕狀物,扔嬰兒出。較爲認可之說,其爲箕之本字。後用爲代詞,乃加竹造爲新字。簸箕,大約古時多以竹類制之也。見79頁。


    觴按。糸者,絲線也。上象形,下爲垂穗狀線頭也。絲者,以兩糸會意更細之絲線也。

    觴按。壴乃爲鼓之本字。下有基座,上有羽飾之類。會意爲喜慶而鼓也。後加“攴”會敲打之意。或加“彡”,會聲音發出之意也。或下加“口”,會喜樂則口開之意也。笑口常開,喜笑顏開,皆是也。

    觴按。孔門弟子有言偃子游。《論語》:父母在,不遠遊,遊必有方。在陸爲遊,在水爲游,以帶狀物飄動會人行走意也。




    觴按。《說文》:衣物饒也。《易·晉卦》有孚,裕,无咎。後又引申出寬、緩、盛多等意。

    觴按。甲金文象形,實爲盛食之器物也。上爲蓋,中爲器物,下爲基座。鄉,卽對食之象形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辠,古从辛。割鼻之刑罰也。相傳,秦始皇以其字與“皇”近形,乃改爲“罪”。



    觴按。歬,前之古字也。


    觴按。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門者,雙戶也。戶者,一扇門也。合用之雙戶,必然大小規格一致,卽所謂“門當戶對”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關則以絲繩相聯,開則如中斷。門內皆兩手持物狀也。





    觴按。段玉裁考證,古人南向開門,牖在西。屋頂開窗,北開爲“向”,後,統稱窗。



    觴按。戊戌變法。戌,滅也。戊,中宮也。六甲五龍相拘絞。


    觴按。幾者,動之微。吉凶之先見也。又曰。顏氏之子其殆庶幾乎。虞曰。幾,神妙也。——《周禮·夏官·職方氏》:“乃辨九服之邦國,方千裏曰王畿。” 孫詒讓 正義:“方千裏曰王畿者,謂建王國也……《大司馬》雲國畿,《大行人》雲邦畿,義並同。”段注《說文》:卽天子五百里內田也。五百里自其一面言,千裏自其四面言,爲方百里者百也。商頌:邦畿千裏。傳曰:畿,疆也。大司馬九畿注曰:畿猶限也。
    五、人體類




    觴按。學者多以爲象蛇之舌形。其發音亦可追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唇亡齒寒,笑人齒缺與狗竇大開。均可以之推知牙齒之別也。


    觴按。古人以耳邊髪爲冉,兩垂也。唇上爲髭,唇下爲須。須者,首邊毛也。本稱“而”。“而”字實爲頜下須也。今之京劇有如“而”之道具,卽以飾須也。後而字用爲轉折詞,乃造須以代之。大約如此。


    觴按。表“手”者,大約如下:左、又、右、寸、爪(或省爲丿,如系、奚)。

    觴按。召字从手,可知也。色,當亦如是,以手按一人也。俗言,色字頭上一把刀,誤也。

    觴按。史以手持筆記事象形。乃有吏、事演化而來。持筆爲聿,寫字爲書,皆會意字也。畫者,以筆畫界也。


    觴按。《周禮》:獲者,取左耳。

    觴按。《說文》:奉者,承也;承者,奉也。



    觴按。《說文》:持也。陜,《說文》:隘也。古虢國在陜,王季之子所封地也。大約其地多山隘,故名陜也。


    觴按。玩者,从玉、从元。元,人也。人賞玉爲玩,鑒賞、研究之意也。後引申玩耍之意,非古義也。

    觴按。弄、兵、具、共、興等字,下均爲雙手也。其餘,如奉、舉則三手在下也。

    觴按。《論語》:君子不重則不威,學則不固。

    觴按。《左傳·僖公三十三年》:(先軫)免胄入敵師,死焉。狄人歸其元,面如生。


    觴按。尸者,人也。人有尾之象形也。古人多有帶尾之服飾。


    觴按。巳、已,皆子之形也。了,亦然。包,子在胎中也,受包覆狀也。胞,胞衣也。








    觴按。走,本爲奔跑狀。奔則又甚,腳步極快乃至如有三足狀,

    觴按。疋或爲足之異體字。


    觴按。此處解說,似以象人側首張口大號爲宜。吳地多山水,相見則大聲呼號;吳歌亦因此而成也。
    觴按。并或作幷、並、傡。

    觴按。行文則爲令,口言則爲命。俗稱,皆可通用之。

    觴按。亡,从入从乚。隱入不見也。忘从亡从心,會意爲不見於心中,與無有別。俗言則通用之。
    觴按。持刀斧之人形也。古時剛健之男勇於開路或者狩戰,乃以爲首領,以爲美。後引申爲尊敬長著,最尊者,父也。音同甫,常與甫通假通用。後,甫乃專指美男。

    觴按。《甲骨文字集釋》:“圖”,疑象人飾羊首之形。

    觴按。一宿曰宿或舍,再曰信,過信曰次。引申有不動之意。星辰不動,故命名爲星宿。古有二十八星宿,周列上天諸星。



    觴按。兄者,上口下人,發言人也,祝之本字。古時以長爲大,多爲族長、家長,故祭祀以長著言之於鬼神也。乃引申爲兄長之意。後加“示”會意言於上天,造“祝”字,以爲職官之名《論語》有祝鮀。



    觴按。坴者,本爲木在土上也。後訛形。

    觴按。心安謂之寧。寧者,非止物資足也,心在上也,心安重於物足也。




    觴按。《說文》:頸飾也。

    觴按。一說女子弄髪狀。一說女子務細瑣之勞。《說文》:好與夫齊者也。蓋言其讀音之來也。

    觴按。郭沫若以爲,周人初以敵囚爲民時,乃盲其左目以爲奴徵。然,《尚書》:民惟邦本。《詩經》:宜民宜人。皆與郭意相左,不知郭言何出也。《說文》:眾萌也。萌者,蒙也。意指未開化之人爲民也。陳獨秀以爲,民未開化,猶如野草,無知而眾也。且言甲金文字,亦如草木初生之芽,下而爲初生之根,有須根始生。觴曰,郭意不明出處且過於血腥,似陳之解或可先教於童蒙爲上。

    六、其他類

    觴按。萬獻初以爲本象鼻孔狀,今有“涕泗橫流”一詞可證。後借爲數字,乃加氵,造泗字。

    觴按。五者,交午也。古人以一橫一豎兩木交錯立地以測太陽也。上有天、下有地,故上下再加一橫會意。後用爲數字,乃借杵爲午。本表杵之午則加木,專表杵之意。六字,則不知其出處也。

    觴按。段玉裁以爲:白,告白也;此說从白之意;數長於百,可以詞言白人也。——然則,終不知其所言也。


觴按。《說文》:動也,从日在木中。蓋言東方屬木,生萬物,萬物萌生,則動也。然究東之甲金文字形,實爲囊槖狀象形也。

    觴按。西,本爲鳥巢形。入夜則鳥棲。日落與西方乃鳥棲,乃借用爲西方之意。更另造棲字,音妻者,以妻亦常居家中也。

    觴按。古亦有后字,與後爲兩字。后者,王也。皇天后土。古有大巫,名曰后土。出土文物,則有“后司母戊方鼎”。

 
上一篇:上古韵部助记歌
版权所有:济南元德国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地址: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东104国道交叉口炒米店村
技术支持:山东精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