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电话:0531-85975321
手机和微信:15688895619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0531-85975321 15688895619
地址: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东104国道交叉口炒米店村
国学网站:
www.yuandeguoxue.cn
当前位置:>>

上古韵部助记歌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5-11-19 14:28 人气:  加入收藏 
绪论
    缘起:这个《上古韵部歌》是受冯桂芬《说文部首歌》的触发而编的,依据的材料是何九盈先生《上古音》一书中的谐声字,也参考了他的《音韵丛稿》。这个歌诀只是想起到一个便于联想记忆的作用,收字方面,凡编有歌诀者,一部之谐声偏旁,大致皆有反映,亦兼收散字。为不增加记忆负担,歌诀之中不采用衬字,各字皆实有其事。此文一定会有许多不严密的地方,所以敢不揣浅陋,笔之于书者,乃料想观此文者,多是师友中人,必当以其宽大之心恕我无知矣。作者亦不敢望其流传,唯博师友一笑可也。
有关该歌诀的编纂经过,如下情形仰共知悉:
    a)本歌诀为一时兴至之作,最初的工作乃是从最简单的开始,也即是从谐声字数最少的冬部字开始(亦有随兴所至,而先作字较多者,如侵部字)。随着工作的继续,各部谐声字数渐繁,工作难度加大。读者诸君一览歌诀,自知其文脉顺畅不同。而最后之技经肯綮,劳心费神,遂取变通之法,如真、文、元三部是。但是现在的排列顺序,则非据写成之序,而是按照三十部排列之序。
    b)言谓文如其人,本歌诀与作者的知识经验密切相关,很多句子在外人看来殊不可解,为求易解,作者在每个歌诀下都给出了一个大致的解读,读者可以参考。然作者亦恐此种做法有强加于人之嫌,心甚不安。读者若能自为解读,则甚好;若是不可解,亦不妨各取变通之法。若读者能有所匡正或重新编过,并惠告鄙人,则不胜感激之至。
    三十部简说
    阅览口诀之前,不妨简单的把三十部之名称略述如下:
之、职、蒸;幽、觉、冬;宵、药;侯、屋、东;鱼、铎、阳;支、锡、耕;歌、月、元;脂、质、真;微、物、文;缉、侵;叶、谈。只要记住之、幽、宵、侯、鱼、支、歌、脂、微、缉、叶几字即可,通过之、职、蒸阴阳对转便可推知职、蒸,其它类此。具体记忆之法,不妨如下:之幽宵侯鱼、支歌脂微、缉叶。以上的由之到叶的排列顺序,部分的体现了韵部之间的远近关系,此时可不必追究,慢慢自会发现。
    另外,之幽宵侯鱼、支歌脂微、缉叶,还可与段玉裁的十七部对比一下。段玉裁十七部依次为:之、宵、幽、侯、鱼、蒸、侵、谈、东、阳、耕、真、文、元、脂、支、歌。不妨也划分记忆:之宵幽侯鱼、蒸侵谈东阳、耕真文元、脂支歌。这样依次是1—5,6—10,11—14,15—17,就不会被《说文解字注》中处处出现的第几部给搞糊涂。反推,由第几部推知是何部,亦可以跟三十部(王力先生)对应起来。
    主体:以下为各部之歌诀。
  (1)之、职、蒸
    一般称作之咍韵,可知音ai之字不少。又有不少中古尤韵字在此部。熟悉其它各部之后,再后头看之部,或多或少能看出一些。希望以后能有歌诀。05-1-9今日勉强编一歌诀,方法是先把读音不同的i\ai\u各字分组,再在组内编,然后再在各组的基础上调整。歌诀如下:
    佩龟才来宰臺采,兹丘乃災灰牛亥。母郵舊裘妇思久,子忧己使喜已止。又不以司士辞鄙事,而负市其丝再颐里。某疑耳。
按:佩龟,武则天时三品以上官配金龟袋。宰,主事。臺,官署。采,事。歌诀大意:配上金龟符,刚刚上任主管台省之事,那个山丘就受灾了,灾害的原因是受到野生动物的破坏。看着母亲邮来的旧裘,又想起妻子的长久思念,十分担心自己的使命能否完成,所幸已经止住了灾害。又不因为是管人的大官而推辞那些低贱的活。
注意:臺,今简体字作台。台,古亦在之部,从 (以)从口。災,上部“从一壅川”,以会灾害之意。郵,置郵传命之郵,今郵政之字,段注以为会意字,垂于边远义,古又有邮字,不同于此。舊字,臼在幽部。从臼的在之部,据《音韵丛稿》,舊不从臼得声,臼乃形讹,本为鸟巢之象。史、事、吏,古为同源字,皆在之部。辞,古辤、辭皆在之部。市,从之得声。
又,尤忧在之部,优在幽部;裘在之部,求在幽部。
    本文歌诀用法说明:可以拿一本上古音韵方面之书,兹以何九盈先生《上古音》为例。把它里面所收的声首(谐声偏旁)与本歌诀对应,可以发现《上古音》里的以、丝、其、里、才、兹、来、思、不、龟、某、母、邮、丘、牛、止、喜、己、已、耳、子、士、宰、采、又、久、妇、负、司、佩、而、臺、旧、事、疑、灰、裘、辞、亥、再、乃、市,皆在歌诀中一一对应。而颐、忧、使、鄙、災等字,因为其声首或不常见,或难于在电脑中打出,或者为了行文的需要,而用衍生字代表,然亦要求一一对应。另外,本部代表字之,没有出现,也是为了行文需要,代表字因为是代表字,所以料想一般不会有记忆上的问题。另外,注意中所附,实也是歌诀的一部分,如史字,未在歌诀中直接出现,乃用一使字表示,指出史、吏同源,也即为此张本;又如,辞字的说明,意在指出辤字亦在此部。大致上,作者采用了以下三种方式:声首直接出现、衍生字出现、间接表明(也有衍生字,只不过不是简单的一个层次而已)。为了不增加记忆负担,又提高涵盖面,大致一字对一字,声首尽皆反应,只不过有时声首的反应是间接的而已。另外,亦有声首确实未出现者,如怪字,之所以未出现,是考虑到它的谐声偏旁圣(读ku1)在职部,之职阴入对转,可以推导。有时候,歌诀中也照顾到一些散字,通常也会指出。
    熟悉歌诀后,如何把歌诀跟所目见之字对应起来,也简单的介绍一下:如上文的台字,它是从以得声的,所以知道在之部。又如哉字,它是从才得声的,所以在之部。又如海、该、有、时等字,分别从母、该、又、之得声,所以皆在之部。当然,这种字形上的分析,很多需要借助《说文解字》及古文字方面的知识了。
这个歌诀的作用只是助记。窃以为,一个个的字就像是一粒粒的珠子,三十部是一个个的格子,行家心里清楚每个格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,一般人却做不到。记忆里的珍珠,散落一地,用丝线把它们串起来,虽然会有的串比较长比较美丽,也有的比较短比较粗糙,但是再放回格子里时,就会清楚些了。
    職:牧戒匿伏敕逼仄,直意革职克棘塞。圣则亟力穑稷麦,蚀得息惫色異黑。陟北国皕代,服。
按:牧,州之长官也。匿伏,隐匿也。敕,诫也。逼仄,狭小也。直意,不挠也。棘塞,如蒺藜充塞。圣,意为致力于地,读若窟(ku1)。不同于聖人之聖(从壬得声,在耕部,彼诀中以聽字所表示也)。息,谓气息也。皕,两百也。歌诀大意:州牧为了防止隐匿的祸害,告诫防范逼仄之处,并且革去那些不称职的人,克服那些阻挠之人。勤劳的人致力于耕种稷麦,因劳损而气息疲惫,颜色黧黑。末五字,谓来到北国已经两百代了,服水土了。
注意:皕在此部,百在铎部。又,圣字,《音韵丛稿》在物部,但从圣得声的怪字在之部。此处依《上古音》。又,德字乃本部常见字,从直得声。
又,翼字在脂部,《说文》以为从異得声,实则非是。翼乃一象形之字(王力先生)。此说尚待考虑。
    蒸:徴朋乘兴登冰凌,陾升熊腾曾称雄。仍蝇兢鹰恒梦穹。
    按:徴谓征召,而不用征字者,征在耕部。陾,众多义,音同仍,段玉裁以为当从而得声(而字在之部,阴阳对转;而耎字在元部,音较远)。兢兢,勤恳义。全歌诀可如下理解:乘着兴头,邀集一帮朋友到冰上玩耍,个个争先恐后,腾跃飞超,竞称豪杰。勤恳的小鹰,虽仍然像苍蝇那么软弱,但是,它的心,一直向往着蓝天。
留意:竞竟竸等字,在阳部。与此兢字形似。
又,黾在阳部,蝇在本部,绳亦在本部,据《说文》,蝇为会意字,绳为蝇省声。
 (2)幽、觉、冬
   幽:暂无歌诀,大致今读有效摄(ao)、流摄(ou)二音。
   觉:叔告六奥畜菊竹,夙复目就逐肉毒。肃穆祝,粥熟。
   按:奥,秘诀也。夙,平素也。复,反复也。就,近也。此歌诀谓:叔告以我六种窍门种植菊竹,并谓长久赏玩它们可以使人清爽,驱逐肉食之鄙俗。而清贫生活的乐趣,也就在于自得其乐吧。粥之熟,肃穆祝祷,虽憨态可掬亦何妨?
又,本部另有ju2字,形似臼,下一横断开,义为叉手。學从之得声,而觉字又从学省声,故此几字不妨合计。又,段玉裁谓學、教古本同源,而教在宵部。
   冬:众蟲豐融降宋宫,中宗肜彤躬戎农。
   按:丰在东部,与此豐不同。何《上古音》一般采用通行简体字,需要区分时始用繁体。本句歌诀不妨解读如下:很多的虫子飞到了宋国的宫殿里,中宗意识到这是上天的示警,乃修德惕厉,躬亲戎农。豐融无甚深义,可看作盛大义或拟声。肜彤形似,无义,颇仿《高宗肜日》。
注意:禮字所从之声符为豊,在脂部,不同于此豐字。
 (3)宵、药
   宵:暂无歌诀。中古归效摄(ao)。
   药:芍药卓荦爵雀谑,激龠乐弱暴翟鹤。凿。
   按:芍从勺,谑从虐,鹤从隺,皆谐声字之大旨,允许在歌诀中出现谐声字替换。至于本部之沃、驳,虽皆为入声,然从夭从爻,乃与宵部阴入对转,读者可从宵部系联得到,余仿此。然有时为编歌诀方便,亦容有变通。(以上之部有说明,姑存往不废)。凿字未入歌诀,单列,此事多有,后仿此,然一般亦取易于记忆者。此句大意:爵(麻雀亦称爵)雀戏耍于卓(义为高、挺拔)的芍药之中;某人激龠(激,取风气激荡意,此近吹奏)不乐,遂拿翟(野鸡)鹤出气。此翟鹤与上爵雀,尽是此一园中之禽也,互文见义。
 (4)侯、屋、东
   侯:佝偻侏儒聚愚陋,侯府后口構侮鬥。具奏投主须懋戍,兜鍪昼趋驱走寇。廚愉厚瓿饫豆乳。竖凫漏斗。
按:佝偻,驼背也,侏儒,矮小也,此处皆表贬义。此等人聚集愚陋之辈,于侯府后门闹事,规模亦自不小。府主具奏投主,等待支援,懋,有盛大义,戍,戍守也。国主遣兜鍪(兵士也)火速前往,驱赶闹事之人。事平,侯犒劳军士,厨亦因事平甚喜,以厚瓿(小瓮)饱饮军士以豆乳(亦可是厨自饮)。末四字,与上事无甚关联,谓刻有凫形图案之漏斗,凫之腿长,漏斗亦腿长,故有竖凫漏斗之臆说。
   注意:侮所从之每在之部,乳所从之孚在幽部,懋所从的矛在幽部。此皆是散字。
又,注意本部之部瓿剖字,与之部之培陪等字。大体今读ei的古在之部,u\ou的古在侯部。又请参看《音韵丛稿》。
又,上古侯部字中古多有变入中古虞韵者,如凫、朱、愉、驱等。故由现在读音判断一字在上古是否在鱼部,当排除侯部字也。
又,幽部字繁,未编歌诀。排除侯部之字可得部分。
   屋:曲谷璞玉琢禄珏。蜀族扑束秃角鹿,木屋局辱足榖粟,犊哭嶽。
   按:此歌诀谓:曲折山谷中之璞玉,可以用来雕琢成班赐之珏(音绝)。蜀族之人扑倒并逮住了一只鹿,把它关在木屋里面,局促受辱,然尚足有榖粟。其子痛失其亲,哀鸣于山岳。无甚深义,若要联想,不妨鹿禄谐音,或将以为牺牲矣。
注意:卻、郤(音隙)在铎部,见铎部说明。
   东:共工纵凶用孔尨,东公雍容弄双龙。充冗同送丰茸丛,封。
   按:共工,凶神也。孔尨,大长毛狗也。东公,东王公也。东公击败共工后,将共工与孔尨同送草木丰茸之处,封印起来。此诀乃臆造故事。
又,邦字从丰,亦在此部而不在江部,古者邦封同字(王国维)。本部又有窗字,可以烟囱之囱助记。其他如重、童、甬等字,望多查《说文》,自知其形声之由矣。
 (5)鱼、铎、阳
    鱼:暂无歌诀。包括中古麻韵(ma)和遇摄(u、y)。大致判断方法:若是中古麻韵字,看它是否由上古歌部字变来,不是则多是鱼部。若是中古的遇摄字,看它是否由上古侯部字(多变为虞韵),不是则多为鱼部。可参看侯、歌二部之歌诀。
    铎:昔获虢郭赤石壑,各攫尺戟逆射隙。暮索白藿夕炙脚,泽泻庶亦託作若。
    按:壑,深沟。攫,抓取。藿,藿香,可治脚气瘙痒,花有白或紫色,此处为行文需要,称之白藿。暮,日在草中,夕,新月初上。泽泻,亦中药名,利水渗湿。歌诀大意:昔日攻打虢郭赤石壑的时候,各人都拿着尺把长的戟(戟长实不止此)射它壁上的缝隙。傍晚,派人找来白藿,以供炙脚之用,又准备了泽泻,以充利水渗湿之用。
注意:本部又有谷(同臄,jue2,《说文》“口上阿也”,即上嘴唇的卷肉)字,不同于屋部之谷(山谷)。卻、郤字从谷(臄),在本部。又,本人对中药不熟悉,只是知道几个名字而已,上诀所说,并无药理根据。只是为了顺口,又可联想而已。实望方家匡正。
阳:暂无歌诀。包括中古宕摄(ang)和部分庚韵字。如庚、京、央等。判断方法:排除属于上古东部字的(ang)、耕部字的(ing),可得阳部大概。
  (6)支、锡、耕
     支:解觹买鷄遞蠡醯。栀枝卑只廌启趾,斯知此氏是佳儿。规。
     按:觹,骨锥,用以解开绳结,可佩戴。贺知章金龟换酒,此处类以解觹买鸡。蠡,以贝壳做的瓢。醯,醋。栀,植物。只,语气词。廌,獬廌,异兽也。歌诀大意:那个孩子解下骨锥,换了一只鸡,又忙着递上醋。路旁的树都低下了枝条,獬廌也在那儿赞赏的动着脚趾。这样,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啊。规,可指此小孩懂规矩。
注意:趾所从之止字在之部。是散字。又,企也在本部,从人从止,会意,古同跂字。
又,只隻不同,隻在铎部。又,豸亦在此部。解廌亦借为解豸。《说文》谓廌从豸省得声。
    锡:碧歷划帝避狄厄,嫡系汨覡覈役策,继派鶪鹡隔隘击。蜥蜴。
    按:此诀不太合理,姑妄解之,姑妄听之。碧歷,指书简历史。划,刻画,本部亦有画字。策,本意为马刺,又计策,与册音同,古可借为册字,册字亦在本部。前一句谓书简所载内容为帝避狄人的灾难,后两句分述如何应付此灾难:命嫡系汨地之巫复核战争之方略(古者巫史同源,有较高文化;又,楚人尚巫祝,故系此巫于楚之汨罗);又派鶪鹡(人名,似以鸟为图腾者)埋伏于山隘袭击敌人。末尾蜥蜴之蜴字,与本部代表字锡渊源甚深,易记。
注意:厉,古写作厲,在月部,与历不同。又,隘表从益得声之字,溢在质部,例外。
    耕:丁宁平生骋轻盈,声名贞正赢倾敬。瓊璎晶莹青冥耿,灵鼎幸形聽鸣筝。轰訇骍郑省并井。
按:瓊,玉也。璎,似玉的石头。耿,光也,明也。訇,音轰。骍,音幸。歌诀大意:耳边虽时常响着母亲的丁宁,然平生依旧轻浮不实在。正直的做人,也希望能得到朋友们的肯定。青冥中,玉石般的星星闪亮,感觉到上界的空灵,仿佛看到宝鼎,听到那淙淙的筝鸣。最后七字无义,然轰訇音同,省并成词,整句记忆困难不大。
注意:骍所从辛在真部,《音韵丛稿》谓非形声字。郑所从之奠亦在真部。耕真合韵,关系密切。
又,幵在元部,并在耕部。并非如《说文》所言从幵得声,而是会意字。而从幵之形、刑、钘、邢、荆皆在耕部,故朱骏声以为以上诸字乃从并得声。(参《音韵丛稿》)
 (7)歌、月、元
    歌:果蕊朵兮多禾麻,娑罗披离加丽些,坐卧为妥徙也差。吹瓦佐我罢戈叉,锁锤叵化詈随它。婀娜。
    按:朵谓果蕊繁盛下垂貌。娑罗谓娑罗树也,些为语气词。歌诀大意:那个地方,果树繁花朵朵,禾麻遍野,娑罗树枝叶批离,更添美丽。在这里坐着或是躺下都是很美好的事,迁徙是不太愿意的了。我乐太平,也希望世人都能够止息战争,庄周鼓盆成道,我辈何妨吹埙以助太平。其不化者,以詈随之。臧否时世,意气方遒,本亦书生难免之事。婀娜之婀,与本部代表字歌,同谐声。
    注意:歌与支二部音近,上古即常有互谐,歌部字中古又多入支部,如移、为、离、皮等是。
又,中古之麻韵字,源于上古之歌鱼二部,鱼部字繁,尚未编成歌诀,然其大略可知:非歌部之麻韵字,如家、牙是也;非侯部之虞韵字(侯部口诀见前);其它虞鱼模字。
又,古花与華字不同。華在鱼部,化在歌部。段玉裁谓以花为華字起于北朝。
    月:暂无歌诀。按,入声唯此无歌诀,等其它入声部都了解之后,此部可以推知部分。
    元:暂无歌诀。按,真元文三部字易混,然亦有法可识。大抵上古元部字今读(an);文部字今读(en\in),亦有读(an)的,字少,且彼处有一歌诀;真部字(an\en\in)皆有,还常与耕部合韵,然真部字有歌诀。如此一来,元部字可用排除之法,一字今读(an)的,看它是否文部,又是否真部,若皆不是,则为元部。当然,由于现在侵、谈所收m尾,大多已不能识别,尚要排除上古侵、谈部之字,彼二部亦有口诀。
  (8)脂、质、真
    脂:妻皆私美冀齐眉,细肌稚体比水荑。恺弟履礼师姊黹,栖迟医黎揆低迷,矢死洗二示伊迩。羿li3豕兕尸。
按:私美,仿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”。恺弟,平易也。黹,针黹,女红也。栖迟,此处指逗留。黎,黎元,百姓也。揆,揣测。伊迩,近。矢,发誓。以上恺弟、栖迟、伊迩皆《诗经》所有之词,然此处多是引申,不尽同于其原来之义。歌诀大意:妻子是自己的私美,希望能够白发齐眉。她细嫩的肌肤,就像刚出水的柔荑。她很平易,遵守礼节,和姐姐在一块处得很好。而我因为医治黎元,在外面逗留太久,她以为我们的感情低迷了。为了表示没有二心,我郑重的发誓,并且对她表示亲近。(冷汗!!)
li3字,二爻也,字形作[爻爻],或以为即古文尔字。此处末五字中之li字,乃像羿把射死的豕兕排列在地上的样子,为助记耳,非其本义。
补充:上文医字,我初以为即是医治(醫)之字,读《音韵丛稿》,始知此医字非醫之简体,而是从匸从矢之字,意为装弓箭的器皿。醫虽亦从医,然在之部。
    质:执壹弃惠实慧计,自一届七必匹利。四季抑戾疐逸器,日莅吉节疾悉失。
铁血漆栗闭虱穴,毕肄至屑替乙页。戛、溢。
    按:疐,音质(zhi4),义为引而止之。歌诀大意:执守单一,弃绝小惠,确实是聪明的考虑啊,从开始到最终,总会有它的好处的。一年四季都抑制戾气,不使用过于安逸之器,每天都做到吉祥的节制,就会百病不生了。
下句几个字无甚深意。大致铁血指行事果决,毕业肄业称毕肄。乙页可指书中的倒页。
    注意:执字在缉部,从执的势、挚等字在质部。与執形似的蓺字在月部。此问题我暂时尚未理清,希望日后可以弄明白。曾经看到在一本与《郭店老子》相关的书里面,有裘锡圭先生谈古文字的一篇文章,好像说他将有专文讨论此问题,不过我还没找到该文。
又,莅为单字,立在缉部,位在物部。溢为单字,益在锡部。畀字未出现,大致可以根据自(古文鼻字)添加声符畀成鼻字来联想。肆字未出现,可据四字得到。
    真:天神因怜秦晋奠,令人均遍命玄田。臣民千辛矜真讯,频引甡宾问渊津。亲信夤印洵进身。
     按:甡,音莘(shen1),众多也。歌诀大意谓:天神因为怜悯秦晋的祭奠,派人说赐给这两国富饶之土地。臣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,迫不及待的带着众人去打听消息(取问津义)。亲信们都凭着这个消息得了不少便宜。(自己对这个歌诀的解读不是很满意。)
  (9)微、物、文
    微:玫瑰葳蕤开卉肥,夔磊崔嵬虫尾回。絺衣衰微谓火水,乖违非毁累怀归。凷委飞机挥贵耒。
    按:夔,独脚兽,此喻突兀,磊,众石之貌。虫,音悔(hui3),蝮蛇。凷,古塊字,土块之意(塊简化字作块,夬在月部)。耒,农具,犁上的木把。歌诀大意:那个地方,玫瑰茂盛,开着肥大的花卉,山石峨峨,崔嵬险峻,蛇到了这里也要回头(环境险恶,人迹罕至)。细葛布的衣服太过微薄,不耐寒暑;又常常与人冲突,多遭诽谤,多次怀有归去的愿望。快请那飞机挥动它的双桨,带我回去吧。
    注意:此歌诀常多曲折,实为不善。其中,夔字,转折难通,此一不得已;凷字借快字之音,上已言明夬在月部矣,此二不得已;耒字,实难安排,遂与飞机之桨联系起来,此三不得已。
    又,水字,《上古音》亦见脂部。《音韵丛稿》也指出历来划分有入脂微二部,并谓入微部为妥。
本部又有一绥字,其所从之妥在歌部。此绥字亦有归入妥部者,但何主张分入二部。又,本部之毁字,赵彤《战国楚方言音系研究》谓应归歌部。兹备一说。
    物:帅率毅弼退祟物,八卒突兀出隊位。畏戌乞骨谓弗悖。既述未對没气郁,内尉类律配橘隶。辔。
    按:歌诀谓:大帅率领果断的助手去击退那作怪之物,有八名士卒突然跑到队伍外面去了。这八个士卒害怕被杀,请求留下性命,并说以后再也不敢了。既然他们自己认清了自己的错误,大帅的气也消了,让掌管军法的尉从轻发落他们,尉比照律令,把他们发配去充当种橘之奴隶。本部有一散字辔字。
    按:参照元部。文部之字大抵后世读(en\in\an),其中(en\in)易与真部相混,当用真部之歌诀区别。又(an)易与元部字混,所幸文部后世读(an)者并不多,大致记住以下七字:殿典舛鳏先免川。舛,误也;鳏,独也。其它如烟、眼、盼等字,可从湮、艮、分的读音推出不在元部。
    注意:坤字亦在此部(申在真部)。帛书《周易》坤卦作川卦,可与此联想记忆,坤卦古也作巛卦。
 (10)缉、侵
   缉:集合十習袭苶邑,湿涩乏沓及立入,執
   按:苶,音nie2,义为疲倦。湿涩乏沓,有沉重不灵敏意。此句大意:集中许多熟练的人去进攻虚弱的城邑,城邑沉重疲惫,很快就被进攻者攻入了。
   注意:从执的挚、鸷皆在质部。
   侵:深沉森林寻琴音,凡心甚感品浸淫。南闯三男簪菡萏,氾欠覃审占巉吟。朕忝禀参。
   按:此歌诀大意:在深沉的林子里寻找那美妙的琴音,诸人沉浸(浸淫之义)其中仔细品味。又有三人举止怪异,头戴荷花,寻至此处,亦颇受感触,皆未深(覃有长义)思(审有思义)顾虑他人,便长啸起来(句中占字乃口占一绝之占,巉有高义)。此歌诀之字,皆是收-m的,今多无法识别,故甚为重要。加以下文谈部,后世之收-m尾字可得其大概矣。
   注意:本部有一[shan1]字,斜三撇,杉字右边。而珍字右边(读作[zhen1])在文部,不从[shan1]得声,而是从人得声(《说文》),轸、趁等亦皆在文部。又,彬字在文部。
又,淫在此部,壬、任字也在此部。我初以为淫字从壬得声,故欲以淫代表壬字。据《说文》,淫(右半,除去水旁)之字为从爪从(ting3,廷字所从,廷在耕部),乃会意字。则任、淫无关矣,未知《说文》确否。姑存此说。
 (11)叶、谈
    叶:狎妾踏法砸晔业,摄插夹恊辄捷燮。葉盍涉獵。
    按:歌诀大意谓:国主狎昵女色,废弃法律,把先祖的光辉事业给搞砸了,摄政大臣插手夹辅协助君主,又成功地把国家治理和谐了。最后四字谓,这虽是叶部,但以上诸字中并无涉猎到叶字。
    注意:叶,据《说文》为协的古文,段注以为十口所同,正是协意。而枼字,本树叶的象形字,后加草字头。今乃以叶为葉的简体字。又,《说文》据讹变之篆体,以为枼从世得声,实则世在月部。
又,盍字所从的去字为象形字,象器皿之盖,并非鱼部之去字(裘锡圭先生)。怯、劫等字所从之去,亦当如此。
    谈:陕甘赣缣佥染蓝,衔惭弇晻芟艳髯。纖楠膽敢闪,厭。
    按:缣,细密绢也。佥,音签(qian1)皆也。弇,掩也。晻,暗也。芟,割草。歌诀大意谓:陕甘赣三地之人皆将绢染成蓝色,那个人染的时候不小心,把胡子给弄脏了,很惭愧,躲起来偷偷的把它给割掉了。余几字无深义。大致胆敢可一并记忆,闪可与上陕字同记。纖字须单记,然《毛诗》摻摻女手《韩诗》作纤纤女手,参在侵部,侵谈皆是收-m尾的,可联想记忆。    另外,本部的楠字所从之南也在侵部,也可与纤字同记。
   注意:猒字,本为从肰从口之会意字(肰,狗肉,然之声符,在元部),义为食狗肉而饱,后来口字旁演变成甘字旁(甘字与猒同在谈部),这可能是因为迁就声音而发生的变化。
    尾声
    以上歌诀似诗非诗,而古人确有作叠韵诗者,如温庭筠,兹录如下,以明此文之一源:
题贺知章故居叠韵作
废砌翳薜荔,枯湖无菰蒲。老媪饱藁草,愚儒输逋租。
雨中与李先生期垂钓先后相失,因作叠韵
隔石觅屐迹,西溪迷鸡啼。小鸟扰晓沼,犁泥齐低畦。
    说明:
    这篇文章目的只是帮助记忆上古韵部的谐声字,作者写得比较粗糙,有的知识已经不知道是何时接受的了,也没有一一地去核对它们的原始出处,但是它们大多是别人的知识,我基本上只是用自己的话把别人的东西复述了一下(可能还意会错了,当然这个责任由我承担),所以,希望大家不要把这个当作一个正规的作品看待,如果要引用的话,还是希望大家引用更原始更权威的说法。
    韵部歌白文:之幽宵侯鱼、支歌脂微、缉叶(1——5、6——9、10——11)
(1)之、职、蒸
    之:佩龟才来宰臺采,兹丘乃災灰牛亥。母郵舊裘妇思久,子忧己使喜已止。又不以司士辞鄙事,而负市其丝再颐里。某疑耳。
    职:牧戒匿伏敕逼仄,直意革职克棘塞。圣则亟力穑稷麦,蚀得息惫色異黑。陟北国皕代,服。
    蒸:徴朋乘兴登冰凌,陾升熊腾曾称雄。仍蝇兢鹰恒梦穹。
 (2)幽、觉、冬
    幽:暂无歌诀,大致今读有效摄(ao)、流摄(ou)二音。
    觉:叔告六奥畜菊竹,夙复目就逐肉毒。肃穆祝,粥熟。
    冬:众蟲豐融降宋宫,中宗肜彤躬戎农。
 (3)宵、药
    宵:暂无歌诀。中古归效摄(ao)。
    药:芍药卓荦爵雀谑,激龠乐弱暴翟鹤。凿。
 (4)侯、屋、东
    侯:佝偻侏儒聚愚陋,侯府后口構侮鬥。具奏投主须懋戍,兜鍪昼趋驱走寇。廚愉厚瓿饫豆乳。竖凫漏斗。
    屋:曲谷璞玉琢禄珏。蜀族扑束秃角鹿,木屋局辱足榖粟,犊哭嶽。
    东:共工纵凶用孔尨,东公雍容弄双龙。充冗同送丰茸丛,封。
 (5)鱼、铎、阳
    鱼:暂无歌诀。包括中古麻韵(ma)和遇摄(u、y)。
    铎:昔获虢郭赤石壑,各攫尺戟逆射隙。暮索白藿夕炙脚,泽泻庶亦託作若。
    阳:暂无歌诀。包括中古宕摄(ang)和部分庚韵字。
 (6)支、锡、耕
    支:解觹买鸡遞蠡醯。栀枝卑只廌启趾,斯知此氏是佳儿。规。
    锡:碧歷划帝避狄厄,嫡系汨覡覈役策,继派鶪鹡隔隘击。蜥蜴。
    耕:丁宁平生骋轻盈,声名贞正赢倾敬。瓊璎晶莹青冥耿,灵鼎幸形聽鸣筝。轰訇骍郑省并井。
  (7)歌、月、元
    歌:果蕊朵兮多禾麻,娑罗披离加丽些,坐卧为妥徙也差。吹瓦佐我罢戈叉,锁锤叵化詈随它。婀娜。
    月:暂无歌诀。按,入声唯此无歌诀。
    元:暂无歌诀。按,真元文三部字易混,然亦有法可识。
  (8)脂、质、真
    脂:妻皆私美冀齐眉,细肌稚体比水荑。恺弟履礼师姊黹,栖迟医黎揆低迷,矢死洗二示伊迩。羿li3豕兕尸。
    质:执壹弃惠实慧计,自一届七必匹利。四季抑戾疐逸器,日莅吉节疾悉失。铁血漆栗闭虱
    穴:毕肄至屑替乙页。戛、溢。
    真:天神因怜秦晋奠,令人均遍命玄田。臣民千辛矜真讯,频引甡宾问渊津。亲信夤印洵进身。
 (9)微、物、文
    微:玫瑰葳蕤开卉肥,夔磊崔嵬虫尾回。絺衣衰微谓火水,乖违非毁累怀归。凷委飞机挥贵耒。
    物:帅率毅弼退祟物,八卒突兀出隊位。畏戌乞骨谓弗悖。既述未對没气郁,内尉类律配橘隶。辔。
    文:殿典舛鳏先免川。(又:参照元部。)
 (10)缉、侵
    缉:集合十習袭苶邑,湿涩乏沓及立入,執
    侵:深沉森林寻琴音,凡心甚感品浸淫。南闯三男簪菡萏,氾欠覃审占巉吟。朕忝禀参。
(11)叶、谈
    叶:狎妾踏法砸晔业,摄插夹恊辄捷燮。葉盍涉獵。
    谈:陕甘赣缣佥染蓝,衔惭弇晻芟艳髯。纖楠膽敢闪,厭。
上一篇:说文解字
版权所有:济南元德国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地址: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东104国道交叉口炒米店村
技术支持:山东精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